核心提示:小毅走到栅栏旁边,手机贴近耳朵,声音压低:“我这天得加班,估计不能陪你吃饭了。亲爱的,你别生气了,下次我加倍补偿你,好不好?”生怕对方生气,他解释地很卖力,不知

小毅走到栅栏旁边,手机贴近耳朵,声音压低:“我这天得加班,估计不能陪你吃饭了。亲爱的,你别生气了,下次我加倍补偿你,好不好?”

生怕对方生气,他解释地很卖力,不知不觉中,手已经握住了栏杆。电话那头不依不饶,栅栏那头势若奔雷。

吼!

一声长啸,老虎已经扑了过来,风烈烈,呼呼作响。小毅急忙缩手,老虎的爪子划在铁栏杆上,肉掌如盘,想伸出来。栏杆间隙窄,生生卡住。虎头挨上利爪,嘴中热浪一层接一层,迎面袭来。

一虎,一人,隔栏而立。

小毅愣住,望着眼前的老虎,发呆。半晌,才回过神来:“吼声?哦,我在老虎旁边呢,没事。这天真的得加班,请不了假。喂,喂?喂!”

“小毅,怎样回事?”质询声远远飘来,随后赶来一人。

小毅顾不得女友的怒火,连忙把手机塞进兜里,转身,有些慌张:“没……没事啊。”

这人走到小毅身前,一脸褶子肉颤巍巍,眼睛里似乎都能喷出火来:“你明白的,工作时光不允许打电话。”

咧开嘴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,小毅解释:“马经理,这么突然的说要加班,我总得给家里人说一下吧。不打了,不打了,我不会影响工作的。”

一声冷哼,马经理之后道:“离这些老虎远一点,没事别逗它们。你好歹也是大学的高材生,在那里做饲养员也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吧,怎样还这么毛毛躁躁!”

小毅挠挠脑袋,憨笑道:“咱们园里的老虎都很安静,谁明白这些新来的老虎竟然这么凶。”

“这但是野生华南虎,自然野性十足。”马经理有些自豪:“这次云总还真是下了狠心,不但整来这些野生虎,还准备把咱们园的设备更新一下,这得花多少钱啊!”

小毅笑笑,不明白该说些什么。他回头,望着老虎。

爬在栏杆山的老虎口舌生津,流在铁栏杆上,爪子用力刨着,想要出来,可惜无济于事。除了它,还有四只在身后晃悠,每只老虎的眼神都不和善。

在马经理的催促之下,两人离开虎园,折过一道弯,有一座新建好的二层小楼,一楼有个门,两米多宽,合金制。门上三字:总控室。门前站着三人,一女,两男,正在说着什么。

女人三十多岁,穿着随意,却挡不住身上的那股干练劲。她双手怀抱胸前,听着对方的介绍,眉头紧蹙。眼睛一斜,看到马经理和小毅,张嘴道:“你俩来的正好,快点过来,仔细听听。尤其是小毅,别放过学习的机会。”说着,转头,笑一笑,道:“子杰,那就麻烦你再介绍一遍吧。”

姚子杰一身笔挺的西装,戴着眼镜,和众人相比,一米六八的他显得瘦小,可没人敢小觑。他是总部派来的技术员,设备方面的问题总难不倒他。子杰旁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肩上扛着工具袋,紧跟在子杰身旁,他是锁匠,大家都叫他老潘。

姚子杰点头,随后给小毅和马经理介绍:“两位,在云总的竭力争取下,总部决定给咱们园升级门锁设备,动物区和非动物区的门锁已经全部更换,我身后是新建的总控室,能够远程控制所有区域的门锁和一切设置。接下来,我将介绍门锁的使用方法……”

马经理越听越迷糊,之后索性不听了。对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他而言,人过半百还能在动物园谋这样一份职位,已经很不错了,他很满足,他的目标就是熬日子,领工资。技术活?这样的事情他没想着做,也做不来,反正手底下有的是高材生,怕什么?

马经理主要负责园里动物的饲养工作,最近招聘了不少高校毕业的大学生,小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才来工作不到半年,出色的潜力就已经得到了马经理和云总的赏识。

小毅听的很认真,还拿出笔记本写写记记。

云总看着小毅的表现,满意地点点头。

之后,姚子杰带着众人走进总控室,让大家熟悉那里的工作程序。半个多小时后,五个人走了出来。

马经理说道:“云总,新来的五只华南虎胃口太大,我这会儿得给它们再加一顿餐,你们先忙着。”

看到云总点头,马经理便带着小毅,离开。

虎园外,两人推着手推车,气喘吁吁。车上推着上百斤生肉,肉色泛黑,已经不大新鲜,几只苍蝇围着打转,嗡嗡作响。马经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抱怨道:“这五只死老虎,真能吃。天天吃这么多,这才几天啊,就把我们仓库里的肉吃掉了一半,看来明天又得补货了。”

小毅活动着已发酸的双手,说:“我发现它们吃的并不情愿,它们好像不太喜欢这些肉。”

“不喜欢又怎样样?不吃拉倒,省的老子费心。饿够了,看它们吃不吃!”马经理一边说,一边开始推车,小毅也搭了把手。

虎园不小,观光区是圆形的,半径有五六米。四周全是围栏,又粗又密,十分结实。和观光区相连的,是休息区,其实也就是一间大房子,老虎能够随意进出,他们在那里进食,休息。

两人来到虎园休息区外面,停下脚步。

休息区两头都可出入,内门通向虎园里面,外门通向外面。老虎能够随意进出内门,外门却有一道锁。工作人员每一天都从外门进入,给老虎喂食。房子里面还有一道栅栏,将内外门的通道阻隔。

外门崭新,合金材质的栏杆坚固无比。小毅站在门口,正要开门,却被马经理打断:“小毅,那会儿姚子杰在介绍门锁的时候我没搞明白,你给我做个示范。”

小毅点头,一边开门,一边解释:“新换的门锁是密码-门禁卡双重锁,先输密码——3149。”错开身子:“马经理,你看,锁子上的红灯变绿了,说明密码输入正确。然后再刷门禁卡,听到‘嘀’的声响,门就打开了。”

推开门,小毅站在一边,让出一条路,礼貌地笑一笑。

马经理腆着大肚子,哈哈大笑:“原先这么简单啊,小毅,把货车推进来。”说着,率先走了进去。

房子不小,但几乎没有装修,裸露的砖墙棱角分明。栅栏从脚下直接连接到屋顶,不留空隙。在右下角,有一个小门,被铁链缠住,却没有上锁。马经理走到栅栏旁边,朝里面望去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小毅拖着手推车,走了进来。带上皮质手套,把生肉抓起,从栅栏的缝隙中扔进去,栅栏里的食槽积了不少水,肉落进去,噗嗤作响。小毅手中不停,一小会儿就已经把半推车的肉扔了进去。

老虎怎样还但是来?马经理有些疑惑,敲了敲栅栏,大喊道:“小猫咪们,出来吃饭了!呼呼!快点出来!”

老虎闻声而至,对眼前的肉丝毫没有兴趣,直接朝着马经理扑了过去。马经理朝后猛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铁栅栏顺利拦住了老虎,可它却不甘心,一次次地扑着。转眼间,五只老虎全部聚了过来。栅栏在老虎的进攻下,哐哐大响,墙上的尘土簌簌落下。

小毅看到这一幕,有些害怕。他连忙把剩下的肉全部扔进去,一手拉着车子,一手扶起马经理,朝外面走去。

“我的亲娘哎,吓死我了。我和这些老虎没什么深仇大恨啊,怎样这么凶?”一边走,一边絮絮叨叨。

小毅说道:“马经理,这些老虎都是野生的,估计是活食吃惯了,见到我们就不安份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刚才它们想吃我?”马经理在动物园呆了这么多年,接触的动物要么无害,要么不喜欢动,从没经历过刚才的状况。

小毅不置可否,说:“还好,它们在笼子里,我们在笼子外面。”余光撇到栅栏的右下角,惊道:“咦!这儿的门锁怎样没有换!只缠着铁链,竟然连一个锁子都没有!那里的问题我早就给老潘说过了,他怎样搞的,还没有收拾。”

马经理不在意地说:“我们赶紧出吧,待会儿告诉老潘,让他加把锁。”

两人出来,小毅正准备锁门,耳边传来呼喊:“小毅,你快点过来!”

是云总的声音,马经理有意巴结,便催着小毅赶紧过去。

“门还没锁!”

“我来锁,你快点过去吧,如果云总问我,就你告诉他我刚喂完老虎,正在锁门,立刻过来。”

看到小毅离开,马经理不紧不慢,开始打量眼前的高科技:“真是奇怪,输入密码,刷一下卡,就能开门。我的乖乖。”

把门关住,忽然有了疑问:开门的时候需要输密码,关门的时候呢?

里面的老虎依然不消停,又吼又闹,马经理吞了口唾沫,决定还是留意为上。关门的时候到底要不要输密码?哎,不管了,输密码总归没错。想到那里,他抬起手,笨拙的按着:3——1——4——9。上方的红灯变绿,马经理松了口气,转身走了两步,站住,又回来,从身上掏出门禁卡,喃喃道:“还没刷卡呢。”

听到“嘀”的声音后,马经理满意地笑了笑,随后朝云总他们那边跑了过去。

一阵风吹过,这门徐徐打开,门里的老虎吼声如雷……

云总、姚子杰、老潘、小毅四人站在总控室旁说话,云总看到有人过来,大声道:“马经理,你来的正好,快点过来。”

“云总,怎样了?”马经理疑惑。

“我们园这次不但运来五只野生东北虎,还更新了所有的门禁系统,我相信日后的游客肯定会越来越多的。”云总意气风发:“大家都辛苦了,今晚我做东,我们出去吃个饭。”

众人附和,小毅却有些扭捏,心里惦记着女友:“云总,我……我就不去了吧,今晚我还有事情呢。”

“不去怎样行呢?云总都张嘴了,你难道不给面子?”马经理一只大手搭上他的肩,大咧咧。

推辞但是,只好与他们随行。众人正要离开,姚子杰却发现自我的手机落在了总控室,他打了招呼后,去取手机。

四人朝动物园门口走去,放慢脚步,等着姚子杰。

忽然,身后传来一声惨叫。

众人回头,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!

姚子杰倒在总控室门口,三只老虎把他围住,撕咬,吞食。血流了一地,他一手抓住门把手,想要站起来,却被老虎拖了下去,门上留下一个血手印,拉的老长,血滴顺着门流下。如同失败的泼墨山水画,不忍直视。

当中一只老虎抬起头,朝众人望去,眼中尽是冷漠,随后低头,继续享用美食。三虎争食,不一会儿,那人半个身子就没了,只有森森白骨,浸着红。

四人半晌无话,就那么傻傻地站着,看着。

倒是马经理率先打破沉默,他拖着哭腔,声音发抖:“老虎吃人了,老虎吃人了,老虎吃人了……”

“闭嘴,马军!”云总压低声音喝道:“别把老虎引过来!”

马经理不理,还在自言自语:“老虎吃人了……”

“真是废物!”云总撇下这么一句话,就不再理他。抬头,打量着四周,看了眼身旁的总控室,故作镇定,可惜声音出卖了她,在抖:“我们可……能够……进总控室,这样就安全了。钥匙呢?谁……带着总控室的钥匙?”

老潘抹了把头上的汗,眼睛一向盯着前面的老虎,说道:“没在我那里。”

小毅忽然想到了什么,充满绝望:“钥匙在姚子杰身上。”

众人当中,就数云总冷静,她在竭力控制自我思考,到底怎样才能够逃出去?谁料这时候,老潘扭头就跑,沿着大路,朝动物园门口跑去。

“回来,老潘!那里离门口太远了,你跑不出去的!”云总喊道。

可惜老潘脚步不停,跑出一百多米,拐弯处,草丛里,窜出一只老虎,转瞬之间,已扑到了他,悄无声息。

老潘常年从事锁匠的工作,再加上经常干体力活,有一副好身板。他身手敏捷,被扑倒后,左手试图推开虎头,可惜彼此力量悬殊巨大,老虎纹丝不动,虎头一转,露出锋利的白齿,咬住了他的胳膊。

啊!

老潘痛的喊出了声,右手却没有闲着,从工具袋中掏出一把螺丝刀,朝着老虎眼睛猛刺过去。他已经发狂,力气格外大,不明白刺了多少次,老虎从他身上跳开了去。

挣扎着站起来,才注意到,老虎的一只眼睛已经被刺瞎,头上、脖子上还有不少伤口,它在地上打滚嘶吼,鲜血不断流出,可怖至极。

经过这场厮杀,老潘的胆子大起来了,他的左臂已经被咬断,血染红衣袖。拖着伤臂,从老虎旁边跃过。回头大喊:“你们快点过来,我们从大路走,能够跑出去。”

话音未落,身后又窜出来一只老虎,老潘还没反应过来,脖子就已经被咬断了。老虎咬住他的脖子不放,下蹲,蓄力,跃起,虎头一甩,他被甩了出去,撞在墙上,头从身上跌落。脚下的大路陡,头沿着路滚了下去,留下一条血线。

吼~~!

一声巨喊,这老虎盯着远处的三人,眼神依旧冷漠,看了两眼之后低头,慢悠悠的啃咬着尸体。

看来,五只老虎全部都跑出来了。

怎样会这样?

小毅心有不甘,他不想死,一点都不想!对了,手机!想到这一点,就准备报警求救。

可云总这时说道:“前后都走不通,我们从总控室后面绕过去。”

“我腿软,走不动。”马军像个脓包,抹了把眼泪,哭诉。

“小毅,我们驾着他走!”云总的话不威自怒,让人不自禁地想要去服从。

小毅收起手机,两人驾着马军,半拖半拉,绕过总控室,来到一条小路边。小毅惊喜道:“我们能够沿着小路走,从后门出去。”

“不行,平时为了便于管理,后门从不开放,我没钥匙,就算过去,也打不开门。”马军哭丧着脸,说。

“这……这可怎样办?”云总也急了起来,来回踱步,气的直跺脚。

“有了!”小毅说:“我们进虎园,把门锁好,这样就安全了。我再打电话求救,只要能坚持几个小时,就必须能够活下去。”

三人对望,默契地点点头,这似乎是眼下最好的选取。

过了这么久,马军已经能够勉强行走,三人留意翼翼地探出头来。五只老虎,一只受伤了,还有四只正在享用美食。趁着这空子,大家朝虎园跑去。

吼!

被发现了,这一次老虎们并没有选取忽视,它们放下嘴边的美食,朝着三人狂奔而去。好在虎园离那里很近,见行踪被发现,三人只得拼命地跑,总算在老虎追上之前跑到了虎园。

休息区的电子金属门洞开,三人毫不犹豫,跑了进去。房子里的栅栏像是一面铁墙,坚不可摧,只有右下角的小门半掩着,铁链耷拉在地上,像是凝固了的泪滴,黑漆漆。

三人陆续从这个小门爬进去,云总忽然急道:“外面的电子门没关!”

如果没有外面电子门的阻挡,这扇小门根本坚持不了多久。

小毅喘着粗气,断续道:“我……我去关。”

正准备从小门爬出去,却听到哐当的响声,老虎已经从电子门里走了进来,门板撞击墙面,奏出死亡的乐章。

小毅连忙拉紧小门,把铁链一圈圈地缠绕上去,可惜没有锁子,不然这道小门也是坚固的防线。

就在做完这一切的瞬间,老虎已经扑了过来,三人连忙后退,栅栏在老虎的猛烈扑势下,剧烈震动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“能……能挡住吗?”马军问。

小毅没有说话,拿起手机,拨通电话。

三只老虎盘桓在栅栏外,不一会儿,解决掉老潘的那只老虎也跟了进来,除了受伤的那只老虎在外边嚎叫,四只老虎都在。

小毅和那些老虎拉开距离,一边打电话,一边走进虎园的观光区。半径五六米的观光区不小了,可小毅却觉得它小,不但小,还持续不断的给人压迫感,想要窒息。

通完电话,警方表示尽快赶到,可小毅明白,这动物园建在郊区,就算尽快赶到,也得几个小时。他把手搭在栏杆上,望着外面,叹了口气。

就在这时,一声长啸,老虎已经扑了过来,风烈烈,呼呼作响。小毅急忙缩手,老虎的爪子划在铁栏杆上,肉掌如盘,想伸出来。栏杆间隙窄,生生卡住。虎头挨上利爪,嘴中热浪一层接一层,迎面袭来。

一虎,一人,隔栏而立。

小毅愣住,望着眼前的老虎,发呆。半晌,才回过神来,这一幕,竟然似曾相识!

“我在笼子里,老虎在笼子外面。我在笼子里,老虎在笼子外面……”小毅嘴唇发干,不停地念叨着。自小喜欢动物的他去过无数次动物园,长大后更是选取了一份动物饲养员的工作,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一天竟然会站在笼子里看动物。

老虎们在休息区的栅栏外扑获无果,三人全部走近了观光区,它们看不到三人了,便陆续出来,在观光区的栏杆外来回跑动,躁动不安。

老虎来回跑动,眼神却从不离开小毅,虎视眈眈!

它们都是老虎里的大个子,身长超过了两米,就连尾巴,都超过了一米。橘红色的皮毛上黑色条纹随着跑动动作来回蠕动,额头上的“王”字若隐若现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老虎,万兽之王!”小毅竟然笑了,凄厉厉。作为动物爱好者,遍观动物园的动物无数,这天,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老虎。

云总跑了过来,问道:“电话打出去了吗?”

小毅点头,说明状况后,三人刻意远离围栏,站在了墙根,等待着救援的到来。

马军望着那扇小门,担心道:“铁链没有锁,根本不牢固,你们说,能坚持一个小时吗?”

两人都不说话,望着摇摇欲坠的铁链,大家心中透亮。马军撩起衣服,抽出皮带,朝小门走去。“马总,你干什么?”小毅连忙问。

“加……加固门……门锁!”马军脸上忽然露出了刚毅,把恐惧险险压下。

听到这话,两人没有阻拦,如果不加固,很快三人都会遭殃,但谁去?这是一个问题。马军主动请缨,自然是最好的结果。

三人心知肚明,这一举动,相当危险。

没有统一作出安排,但是凭借默契,三人配合起来。云总望着观光区外的四只老虎,时刻注意它们的动向,如果有老虎离开,就会第一时光通知。小毅望着小门的外面,如果有老虎进来,就会告诉马军。马军则来到门前,把皮带缠了三四圈,然后打结。

皮带两头留出来的部分有些短,想要打一个结实的结不容易,马军墨迹了半天,还没有搞定。

“一只老虎不见了!”云总惊呼。

小毅看着门外,却没有看到老虎的半点影子。随后回身,来到观光区,才发现那只老虎躺在地上小憩,两人都舒了口气。

这时,传来一声惨叫。二人跑过去一看,马军的手不明白为什么,竟然卡在了栅栏缝隙中,那只受伤的老虎头上的鲜血已经结痂,用仅有的一只眼睛辨别方向,一嘴咬在了他手上。

惨叫声上了一个调子,不绝于耳。

两人跑到马军身后,想要把他拽出来,可他的手被死死咬住,在两人的拖拽下,马军发出更加凄惨的喊叫声。小毅和云总两人对视一眼,手上再加把力,把马军拽了出来。

马军倒在地上,呼喊着:“我的手,我的手!手!啊!”

他的手,在老虎的嘴里。

那受伤的巨虎似乎发了狂,拼命撞击栅栏,其余四只老虎闻声赶来,一只接一只,扑上铁栏杆。

“我……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,不想死啊!”眼前的景象让小毅彻底崩溃,他双手抱头,靠在墙角的假山旁,哀嚎着。

云总的眼中也泛出泪花,这个女强人再怎样坚强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。

在拼命地撞击中,小门上的铁链掉落了,皮带上的结没有打好,也掉落了下来,五只老虎,钻了进来。

马军还在哭号,一张眼,看见五只老虎围着自我。

“救……”声音断了线,一地狼藉。

云总拉起小毅:“我们上假山,能扛多久是多久。”

“没用了,云总,我们俩都会死在那里的。”小毅哭着。

“想要活下去,就给我闭嘴!”云总一声怒喝,喊醒了小毅。

小毅唯唯诺诺,跟在她身后,两人爬上假山。

五只老虎进食的速度极快,马军的身体很快就被彻底肢解。它们围到假山下,冲着两人怒吼,好像在发泄这段日子里的不满。

假山不高,老虎开始往上爬。

这虎园是全封闭式的,就连头顶都是围栏。云总果断地跳起来,抓住头顶的栏杆,离开了假山。

小毅也不傻,紧跟其后,抓住栏杆。

二人吊在半空,这让老虎们束手无策,它们不停地跳跃,却够不到。不甘心,虎啸响遍整个动物园。

而后,寂静无声。

求生的本能是如此强大,两人就这样吊在半空,竟然坚持了半个多小时。

小毅有气无力:“云总,我们能逃出去吗?”

“再坚持一会儿,警察就会来了。”云总安慰道。

时光一点一滴的流逝,他们脚下的老虎们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,等得累了,就趴在地上休息。

云总的手开始松动,两条胳膊火辣辣的疼。救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?云总明白自我已经不行了,看了一眼,身旁的小毅还在咬牙坚持。

她闭上眼睛,泪水流了出来。眉头紧锁,似乎在犹豫。忽然,一手松开,用力砸向小毅的手。

早就在身体极限边缘挣扎的小毅再也没有力气坚持,双手滑落,掉了下去。他怎样都没有想到,云总竟然会攻击他。出于本能,他抱住了云总的腰。云总拼命挣扎,小毅透支的厉害,双手力量大不如前,可他不想死,死命地抓住。

小毅终究还是掉了下去,随他一齐掉落的,还有云总的裤子。

云总感到下身凉飕飕的,此时根本顾不上羞耻,低头,看到五只老虎全部被小毅吸引,她打算再跳到假山上,稍作休息。

可她高估了自我的体力,跃出去后才发现,自我的脚离假山差了一丝距离。

在她跌落的瞬间,耳边想起了声响,那么可爱,又那么可悲。

警笛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