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女开私奔的先河。

  私奔也就罢了,她竟敢把天庭的事儿抖落到人间,吃喝拉撒、坑蒙拐骗的事暂且不说,不让男神仙们和仙女们打情骂俏、谈谈恋爱,这一条天条戒律实在叫正人君子们很是不肖,终于忿忿不平,蜚短流长起来。也让下头那些向来对领导恭敬有加,对修仙养道孜孜以求的凡夫俗子,倏忽间改变了看法,对做神仙的兴趣大大降低。本来嘛,当个神仙,把爱情当没了,还有什么意思。王母娘娘惩罚她,那是应该的。

  织女下凡,洗个澡洗得嫁了人,这件事,告诉我们两个道理,一个是:仙界虽好,难免孤单。由仙及人,吃饱喝醉之后,都喜欢找点刺激的事儿干干。小朋友喝醉了酒驾,撞了人坑爹,明星们喝醉了3P,拍了照片给大家娱乐眼球。神仙喝醉了也调戏妇女,天蓬元帅就醉意朦胧中闯进了广寒宫,勾引了一把嫦娥姐姐。好在,天蓬元帅到底是有点文化底蕴的高级干部,他没有像阿Q那样粗鄙、赤裸裸的说:“姐姐,我们困觉。”或许吧,嫦娥姐姐不大喜欢天蓬元帅这种肌肉男,便偷偷告诉了玉皇大帝,结果相当的严重,玉皇动了无名火,罚他去做猪。

  这点子风流韵事,人世间天天上演,凡人们早就见怪不怪了。玉皇是大彻大悟,洞悉一切的天庭领导干部,为什么要大怒?不是我要胡思乱想,这事实在蹊跷。玉皇同志除了必须维护自己的权威和天庭的威仪之外,估计还有一点点醋意在心头,嘴巴上不说,心里一定想:“老子的人,尔小子焉敢!”所以,吃一堑长一智,在领导手底下玩女人,要小心点,弄不好有变成猪的危险。天庭的教育没跟上,天蓬元帅就是吃了读书不多的亏,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啊。

  第二个道理,像牛郎这样的人,一没背景,二没文凭,长得呆头呆脑,也敢头脑发热,拍一把脑门,听了一头“牛”的话,爱上织女了!织女,那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呀!我佩服牛小伙的勇气,但我知道他的结局。

  有些人有些事,站马路边上看看热闹就行了,千万不要动手动脚。

  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的律条,看来不止在人间,天庭也是如此。

  后羿,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的鼻祖。从他往下数,几千年来,只有关羽跟他有一拼。关将军之所以降而后叛,千里走单骑,那是因为曹操抢了他喜欢的女人,说好了打下徐州(小沛?),地盘归曹操,美人归关羽,结果曹操小子忒不地道,言而无信,地盘美人全弄自己家里去,弄得关将军很没面子,夏侯惇笑眯了一只眼,张辽这位平日里最要好的朋友躲起来偷着笑,实在呆不下去了啊。只好走单骑了。后羿自从射了太阳后,被上面树为先进典型,成了大家崇拜学习的偶像,很是滋润了一段时间,跟一个叫嫦娥的粉丝谈起了恋爱。温柔乡里,英雄毕竟气短,他又懒于经济,渐渐坐吃山空,入不敷出。嫦娥已吃惯了鲍鱼燕窝,不惯过艰苦朴素日子,面对粗茶淡饭,便时不时耍点小性子,后羿只得把千辛万苦、耍尽手段,甚至不惜牺牲感情,才从王母娘娘那儿弄来的长生不老仙丹,交给她保管,就像今天的男人们,把工资卡交给老婆保管一样,只为博得红颜一笑。只是,工资没了还可以动用私房钱,长生不老仙丹没了没地方弄——自从喜欢上嫦娥,王母就对他很有意见,回头草不好吃啊。可惜的是,嫦娥姐姐只愿同甘,不能共苦,不想跟他分享仙丹,独自吃了,她一个人上天堂去了。

  爱情这玩意儿还真不好说!

  偌大的月亮,为什么就嫦娥一个人——不,一个仙女居住呢?为什么别的开发商搞不到地皮呢?这跟修了一座大别墅,只住进去一个漂亮女人,怪不得别人怀疑你是二奶或小三。而且,孤单是一定的。不过,想知道谁为嫦娥修建了广寒宫?谁为她送上了玉兔?吴刚没完没了的砍树做什么?这是个原则性很强的问题,不过细思慢想就明白了,天庭里,谁有权批条子?

  吴刚大概是上面派到广寒宫的保安,有些事,他虽是神仙,级别太低,只能看看,他没有天蓬元帅的胆子,看见了内火上升,砍树泻泻火气罢了。

  其实后羿大可不必生气,气大伤身嘛。因为他背叛王母娘娘在先(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),嫦娥遗弃他于后,背叛人者,终为人所背叛,报应不爽啊。王母娘娘才是真正人财两失的主儿,这实在可为后世养小白脸者戒。王母被后羿甩了不久,又去跟周穆王眉来眼去一番。可惜这段爱情同样不长久。所以,王母心理扭曲一下,变态一点,乖张几份,收拾背叛了自己的仙女们撒气,情有可原。

  自己得不到的幸福,别的人也不要得到,这就叫权力。

  王母娘娘失恋了,变态了,便去垦荒种桃子,定期不定期的召唤神仙们来凑一起开会乐乐。我很怀疑王母娘娘种桃子开大会的初衷,跟送出那枚长生不老仙丹一样的目的。天不遂人愿啊,忽然冒出来一只猴子,因为谁骂他不是人养的,大大闹腾了一番,搅黄了吃桃子宴会。否则,天庭里多出几个仙女,未可知也。那位偷偷翻墙出去,跑河沟里洗澡的织女,就没有王母娘娘的福气了,她只能在天河边珠泪涟涟,伤且悲,等待七夕夜。不过,还是要表扬她的忠贞不二,另外要祝贺她,一年见一次面,虽有点残忍,但比起白蛇小姐来,她就幸运多了。白小姐千年等一会,好不容易等到了,却被一个吃饱了没事干,四处散步溜达的和尚镇压了。

  我讨厌和尚。

  多年以后,又出了个叫李隆基的人,过了花甲之年,爱上了自家儿媳妇,公公儿媳妇对着月亮说了很多肉麻的话。再后来,几个想拍马屁的文人诗人,大大夸赞公公和儿媳妇谈恋爱的曼妙。

  “脏汉乱唐”,果不其然。

  我不知道,月亮看尽了人间冷暖,阅尽了世间美丑,为什么不出一言?

  见的多了,就没话可说了,是这样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