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is pure like a shaft of fire.

?

????冬夜真是冷冽,徒有耳边冷风厮磨,吹走了往日繁盛的人气。我去赴约了,相隔六年。

??? 六年一瞬,约定之初是春之伊始,倏尔春夏秋冬变换,此刻冬至三九,催促了我的脚步与见你的心。我不时抿着嘴唇,不知是为了消除忐忑还是应对北方干燥的空气。

? ? 犹记当初分手一幕,你说大学里的爱情只能是欢喜,谈不上爱。你的未来在茫茫人海,有我不能及的成熟与包容。感谢你的悉心陪伴,并请你谅解,在骨子里的我需要的更多。我当时昏昏沉沉,完全走不出你的话语里。你像是分裂成另外一个人,我不妄想甜言蜜语,得到的全是字字穿心的陌生口气。我不懂,仅是毕业,你就给我宣判了死刑。

? ?我还是相信爱情的,自我疗伤两年有余,摆脱掉你所有的影子,有点重生的感觉。某日收到你的一封邮件,说你即将出国,为期四年,希望回国后能再见一面。我内心波澜起伏,内心逼仄的角落里确有渗透出想念之情。人要发誓忘记的东西,其实隐藏的最深,最不可忘。只能时间来冲淡,别给它浇水,让他慢慢枯萎。

? ?这几年看过了太多的闹剧,回头想,青春里单纯的爱情真是稀世珍品。你也可能是太过现实,我太过理想,我怠慢了你所有的条件,你不是不爱我,而是出于保护自己,放弃了我。因为记得你说过,无论两个人怎样,爱是无罪的。

? ? 离你约定的时间,六年内只剩下我的十几步。我推开饭店的门,在一隅找到了你。你些许的老了,女孩子真的不适合奔波。可让我最难忘的是,你已经隆起了肚子,这已是三个人的晚餐。

? ? “你来啦,还以为你不会来。”她落落大方,摆手示意我坐下。

? ? “怎么会,你邮件约定的日子我一直记得。就当是最后一面,不来不可啊。”我笑着说,面容可能有些许尴尬,毕竟如此唐突的碰面。

? ?“怎么样啦,有没有结婚啊?你看我,肚子都这么大了。”你抚摸着自己的腹部,满脸爱意。

? ?“不怕你笑话,这几年里,我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,结婚的事,更不敢想。”

? 你满脸疑惑,肯定会问我为什么,你的条件不差,为何迟迟脱着。你迟疑半天,问我:“是不是因为我?”

? ? ?其实,或许真的是因为她。所见的女孩子我都会一一与她对比,总是在寻找她的影子。知道不可能,预见她可能早已怀有身孕,但是偏偏心里那棵树没有枯萎,反而生的枝繁叶茂,扎根更深。我只能违心的应付道:“不是,是因为男人嘛,不像你们女人那么急,我可能到明后年了。”

? ? ?她握着茶,娓娓说道:“和你分开后,更多的是不舍和后悔。你了解我,我是个极其坚强的女孩子。我不可能回头与你复合,而没想到你也杳无音讯了,我们之间就那样断了。后来我出国了,遇到了我现在的先生,这是第二个孩子了。我不敢跟你分享这个喜讯,就想着再见你一面,起码你是我青春的记忆。”你喝了口茶,说:“结婚的日子并没有想象那么美满,我有时会叫你的名字,才发现原来你给我那么多习惯,容忍我那么多。他不是你,他有他的原则,而我却处处把它当作你,然后任性妄为。尽管如此,两个人磨合久了,倒也习惯了。”

? ?我静静聆听着你的诉说,心里有些慰籍,你没忘记我。后来你说了好多好多,你的所见所闻,都是欢乐之事,我也很开心,频频大笑。或许从窗外看来,升腾的热气,两个人的笑意,外面寒风冷咧,构成最温馨的一幅画。

? ?两个人的晚餐时光跨越了六年,很希望时光绵长,一直下去。可曲终有完结,饭店都打烊了。我扶你起来,仿佛也是我的孩子,细心呵护你。走到外面,星光寥寥,又是分别的天。你对着我,说:“你能抱抱我么。”

? ? 突然间,看着你,我心里好疼。我抱着你,用了很大的力气。不再像是情侣之间的爱意,更像是亲情。我听见了你轻轻的啜泣,慢慢推开你,看见你眼泪里溶着月光。我替你拂去眼泪,“哭什么,我们现在不都是很好么。”

? ?“其实我很后悔,我不奢望更多,只请你原谅我,让我知道你并不记恨我。”

? ? 我抱紧了她,“怎么可能记恨你,拥有过你已是最美好的记忆于时光。如你所说,爱是无罪的。”

? ? ?你哭的更厉害,我们就在月光下,像六年前一样,单薄的身体,拥抱在一起,忘却了世界的存在。

? ? ?Love is pure like a shaft of fire.Especially yours.

? ?

?